当前位置:首页>>新闻资讯
独家专访 | 雅克贝汉:继续拍纪录片吧,这是一种幸运的生活方式

作者 RETU 

(视频为北京纪实与纪录单元官方媒体独家报道



雅克·贝汉

纪录片大师,1941年7月13日生于法国,6岁从影,25岁成为威尼斯电影节影帝。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雅克·贝汉开始专注于纪录片段创作。代表作《微观世界》、《喜马拉雅》、《鸟的迁徙》。凭借这三部经典之作,雅克·贝汉找到了自己探索世界的方式,同时也跻身世界一流纪录片创作人的行列。





 

前言

所有纪录片工作者在选择这门行当时,都会问自己:“我为什么喜欢纪录片,为什么要做纪录片?”开阔眼界还是涨很多知识?二者恐怕并不是一定相生相随的两种功能。这个世界上有成千上万的专题片、科教片、乃至现在碎片化时代传播的网络小短片都能够给人涨很多知识,发现新鲜,但未必能让观众开阔眼界。

 好的纪录片能让人眼界大开,它用超脱于现世的态度、超脱于时空的价值重新定义人与世  界的关联,这样的纪录片像一把裹着情怀的尖刀,提醒着人生而为人的意义,在冷静的白描之下看见残酷背后更广阔的温柔。无疑,雅克贝汉的作品闪烁着这种人文主义的光辉。作为一名纪录片工作者,我们会以大师的作品作为自身创作的标杆和指引,追求最本质的纪录片精神。


 4月18日晚,我有幸面见了雅克贝汉。雅克贝汉在北京短暂停留的时间里,塞满了各种各样的日程:开幕仪式、学术论坛、影片放映、荣誉授予仪式……采访前,我在酒店大堂等待,无意间看到他的经纪人正搀扶着这位76岁的老人慢慢走进电梯。出于羞涩和不忍心打扰的态度,我并没有上前打招呼,因为他看上去有些疲惫。而到了正式采访时,那个神采奕奕、风采犹存的雅克贝汉又出现了。他手舞足蹈地和我们谈着他的故事,耐心地配合着我们每一处的采访需求,就像个亲切健谈的邻家爷爷。


 “人类能和动物相处,

本就是一种美妙的缘分。”


我们的访谈从创作观念谈起。说起自己对自然电影的热情,雅克·贝汉说他此前拍过十五年的政治电影,一度对一般人不敢问津的政治题材情有独钟,但后来当视野更加广阔的时候,他觉得所有人和动物共同生存的环境才是最大的政治,将动物和自然环境真实再现给影迷,引发大家对环境的思考与感悟,也许能让更多人对保护环境、保护动物有更大的动力。


他的纪录作品大多围绕着大自然与人类社会的共生议题。“有时看到农业利用农民来投放有毒农药时,我也很痛苦,这些农药可能致死所有这些杀虫剂,表面上看起来对自然有利,但实际对土地造成了可怕的损害。对自然、对庄稼作物来说。这些杀虫剂太有效了,但对泥土来说,这太可怕了。”雅克贝汉说到。

在采访中,雅克贝汉不止一次提起一种常常被人类所忽视的动物——蚯蚓。

我们怎么能给大地下毒呢?你们知道泥土里有种非常重要的动物,蚯蚓。蚯蚓深入到泥土内部,翻新泥土。它们在土里打洞,让泥土能够呼吸。现在我们大施农药,喷杀虫剂,蚯蚓们都快消失了,大地的礼物消失了。没了这些洞穴,土壤也就慢慢硬化了。

我很惊讶于雅克贝汉先生把“蚯蚓”这种渺小的生物当做世界上最伟大的动物。上学时,我们常常能在这些在雨后水泥地上发现这种小生物,每次路过,身边的女生们会大喊一声“好可怕”后避开,一些男生们甚至毫不在意地骑着自行车就此压过而已。听到雅克先生的话,我突然想起了前几日雨后的校园里,偶然看到一位母亲带着自己孩子,蹲在路边,她们把在道路中间挣扎的蚯蚓一条一条地放回了泥土里。现在想起来,心间漾起一阵善意和温暖。

雅克贝汉对世间每一个微小生灵的关注,从他导演的第一部电影《微观世界》就初见端倪。

我想要拍对于别人来说都毫无价值的东西,从天空到海洋,再到陆地,我想用它们来表现这个世界的多样性。

 面对观众对他作品的喜爱,雅克贝汉备受感动,但同时,他又对人们仅仅沉浸在影院中而很少去亲近大自然的现象感到遗憾。他说

现在的世界,人们永远都在赶路,不愿意放慢脚步感受自然,现在大部分人不愿意淋雨,不会享受在雨中漫步的情调。因为下雨了,大自然正在为我们演出,而我们却躲在房间里,就这么躲着。但动物们总暴露在雨里,他们要看着天空,有时候得躲雨,免得被浇湿,免得着凉,但雨天很美。天空在变,狂风暴雨扑面而来,突然间又打了雷,这是精美绝伦的演出。


 

我们这一辈的人正在失去感知美好的能力,可我想让我的孩子们去和自然真正地接触。人类和自然的和谐共处,仍有可能。


 

“继续拍纪录片吧,这是种生活方式”

我们告诉雅克贝汉,当下,越来越多的中国年轻人走上纪录片的道路,有些主动,有些也是出于一种不得已。因为纪录片本身相较故事片商业化较少,受众也有限,这显然不是一个能够给年轻人带来巨大利益的行当,甚至许多独立纪录片导演还面临着生存的压力。许多人把纪录片当做自己跻身大荧幕创作故事片的一个中途跳板。

而雅克贝汉不一样,他似乎遵循这一条和我们想象中不一样的路径。童星出身的他,6岁就从影,25岁就拿下了威尼斯电影节影帝,可谓风光无限。他人生的第一次转折发生在29岁,在演艺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他毅然决然的转做幕后,其担任制作人的影片获得了极大好评。此后雅克贝汉先后出演、发行了100多部电影,每一部都可谓制作精良、用心,实属让人赞叹。第二次转折发生在上世纪90年代,影视制作人、著名演员雅克贝汉毅然决然地走上了纪录电影之路。

 

回顾每一次的转变,雅克贝汉很淡然地说到,

只要是想做,两个手插在口袋里吹着口哨很轻松的就做,其他的都不叫做事。

从可控的剧场走向未知的世界,雅克贝汉也面临过资金的巨大压力和失败的恐慌,也曾有过成功的喜悦。当问及他是否对我们这些正在路上的中国青年导演,有一些“过来人”的建议时,老先生开心地大笑道:

 

 哈哈,继续,继续吧。如果他们只做纪录片,他们不会觉得乏味的。这说起来还是种幸运,我们能看着别人工作和生活,这是我们的职业,别人可体会不到这种快乐。

对于电影这种飘忽不定、起起落落的行业选择,雅克贝汉也给出了自己豁达的答案,他说,“人们总说电影从业者工作辛苦。但我觉得工人们早上五点出门工作,中午抽半个小时快速解决一顿饭,晚上回来时还要花大把时间在路上,这才是工作中的生活,这很累。我不累,我总是充满乐趣,我总想出门,我说,等等,我们去看海,等等,我要潜水,我要看看发生了什么。我们眼前总是有让人惊喜的演出,我能够亲自进入到生命的演出里。继续拍纪录片吧,这是种生活方式。”

 2016年,在亮相第三届丝绸之路国际电影节时,雅克贝汉曾说《地球四季》是他最后一部自然类纪录电影。76岁高龄的他似乎没有当年的精力和体力再亲自去做这种高强度超时间段的电影类型了,但随着年龄的增长,他有着更迫切的创作欲望。

 

当年90岁的伊文思在中国完成了他生平最重要的自传性作品《风的故事》,这是一部又带着剧情片特色的半纪录作品,包含了他这一生的经验和哲学理念。

雅克贝汉也在筹备一部融合了他此前几十年拍摄自然类纪录片经验的剧情片。同伊文思一样,雅克贝汉把这部片子的背景地,选在了他尊重并喜爱的中国。

在2017年北京国际电影节纪录单元开幕式上,雅克贝汉深情地说到,“我这次来,目标明确,是想要实现一个梦。我拍过几部关于大自然、生态环境、动物和鸟类的纪录片,我在高空追随过飞鸟的轨迹,在深海追逐过海生物的行踪。我会把这种对动物、对自然的理解,编进一个美丽的故事,这个故事将直接在中国壮丽的山河中取景。”


这个故事里,有一个小男孩虐待动物,巫师为了惩罚他,把他变成了一个小人。这样一来,他生活的农场里,所有曾受虐待的动物都想要报复他。这时有只大鹅背起小男孩,带他逃离了这群想要复仇的动物们。他们走遍了中国千山万水,目睹了不同的风土人情,男孩最终对中国有了深刻的理解。这个曾经虐待鸟类、虐待动物的小男孩,在逃亡的过程中,明白了动物生存处境的艰难,小男孩从此变成了动物保护者。

 

此时此刻,我无比期待他口中这个童真美好的故事。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